骑行给城市带来了什么变化?

  • 2022年8月29日
  • yabo888
  • 没有评论

“我骑车 我快乐”,2010年,成都自主创办自行车运动品牌赛事“车迷健身节”,一路走来,吸引了20余万人参赛,辐射人群超过500万人次,成为全国持续办赛周期最长的城市自主品牌自行车运动赛事之一,被中国自行车运动协会誉为中国自行车运动“成都典范”。

一直参与赛事组织的四川省老车迷自行车俱乐部理事长杨艳丽,是四川首位中国自行车运动协会裁委会委员,2003年定居成都的她,见证了这项运动在成都的发展。骑行,在今天意味着什么?骑行带给城市的变化是什么?如何定义自行车友好城市?骑行,给了杨艳丽观察和认识城市的另一种视角,我们一起来看看。

记者:当骑行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时,或许更值得思考的是,“骑行”的一夜走红下,自行车的象征意味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人们出发,又是为了寻找什么?

杨艳丽: 自行车从传统的交通工具更加趋向于一种运动方式和时尚符号。人们出发,是为了到达,也是为了经历,为了沿途的风景,为了超越自我,和结交更多有共同爱好的伙伴。

记者:成都自行车车迷健身节已来到第13个年头,据说今年温江站的在线万,从最初需要组织参赛到如今的“成都典范”,您观察到的赛事带给城市的变化都有哪些?

杨艳丽:越来越多的人参与骑行,城市的自行车健身人口不断增加,城市的绿道建设为自行车人群提供了基础平台,我们的城市越来越运动与热情,整个城市的氛围朝气蓬勃。健身、节能和环保,骑行带给城市的变化,带给市民观念的改变是最重要的。

记者:全长100公里的绕城绿道已经成为成都骑行者的打卡点,不少人自发地发起挑战、发布攻略……市场的发展速度很快,背后与原有城市交通格局、公共设施配套之间的矛盾正在凸显,对此您有没有过思考?

杨艳丽:这种矛盾是发展中的矛盾,是一种甜蜜的矛盾,会有一段过程。市民出现了新的物质和精神文化的需求,城市的管理者顺应这种需求,去做相应的调整和提升,我们的城市就会越加美好和宜居。制定相应的管理措施迫在眉睫,但不同的骑行者对于骑行友好城市的定义都略有不同,要有一些基本的评价标准。比如自行车道容量、路面平坦度、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隔离程度、红绿灯密度、绿化程度、有无占道现象和有无自行车标识等,这些应该是一个动态的逐渐完善的过程,但总体上我们的城市对骑行是越来越友好的。

记者:相比于欧洲那些经验丰富的自行车之城,在国内,路权的争议还比较大,您能否谈一谈在成都,如何在城市交通建设中提升自行车网络的可达性?

杨艳丽:成都在这方面已经走在国内前列,很多探索包括环城绿道的建设理念都是超前的。但不同地区有不同地区的特点,我们不需要完全遵循欧洲的方式,更应因地制宜去设置相关的规则。欧洲城市人少车多,人的健身观念更普及。对于成都来说,骑行路线可以先从景观带入手,打造游览路线,有效串联历史文化资源与重要商业点位。商业建筑地下停车位的共享,可以解决一部分居民停车的难题,保障了慢行空间路权。至于自行车专用路是否需要大规模建设,还需要广泛地论证。专用路要修在城市功能组团和重要节点之间,中短距离的出行需求比较大,要考虑到高速公路、快速路、轨道、山体、水体等阻隔,这样才适合建设自行车专用路。最主要的,是要对城市里已经存在的步行和骑行空间去做进一步优化。

Drop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