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山事故启示录:极限运动赛事如何减少意外发生体育法码

  • 2022年9月7日
  • yabo888
  • 没有评论

8月8日,在张家界市举办的第十届“天路”自行车挑战赛后,参赛车手何某在返程的下坡路拐角处意外坠落十多米高的悬崖。救援失败而死。据红星新闻记者了解,事故发生后,张家界市文化和旅游广电体育局出面,多次组织家属与赛事执行公司进行座谈。最终,双方达成协议,由活动执行公司一次性赔偿家属45万元,以解决此事,何某在赛前报名的套餐费中包含意外险,可获赔50万元。

天门山事件并不是近年来户外极限运动赛事中的第一起安全事件。赛前签署的“生死证明”是否具有相应的法律效力?事件安全事件发生后的责任划分依据是什么?极限运动项目如何从根本上减少事故的发生?接下来,笔者将对这些问题一一进行解答。

《体育法典》是ECO氪推出的全新体育法栏目。本栏目将重点研究体育领域的法律问题,如体育赛事与赞助、体育劳动争议、知识产权等。欢迎关注!

所谓“生死状态”,通常体现在参赛者的免责声明/参赛声明中。例如:“比赛期间,因个人身体等原因造成的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由参赛者自行承担。”实践中,如赛事发生安全事故,赛事主办方可与参赛者签订免责声明。理由是,声称赛事主办方不承担侵权责任,多位参赛者签署的免责声明可能是格式条款。

“标准条款是当事人事先拟定的重复使用的条款,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过。使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原则公平地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醒对方注意免责或减轻其责任等对对方有重大利益的条款,并据此解释条款。对方的要求,或者他理解了与该条款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对方可以主张该条款不成为合同的内容。

《民法典》第497条规定,《民法典》第六章第三节、第六章和民法典第506条规定格式条款无效,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无理免责或者减轻责任、加重对方责任、限制或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格式条款无效。

因此,根据上述规定,使用格式免责声明的赛事主办方有义务对参赛者进行解释并引起参赛者注意。如果未履行相关义务,参赛者可以主张标准免责声明不属于合同内容。

同时,如果格式免责条款不合理地免除赛事主办方的责任,导致赛事主办方与参与者之间的利益严重失衡,格式免责条款也应视为无效。根据《民法典》第506条,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对方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的,属于不能免除责任的事项。

因此,参赛者签署的《生死证明》不一定有效。从专业法律角度,建议赛事主办方重新审核提供的参赛声明内容,避免出现上述无效情况,并在末尾添加:“部分条款无效,如果不影响其他部分的有效性,其他部分仍然有效。”等说明,以规范条目声明条款的设置。

此外,我们还建议参与者提高他们的法律意识。如在签署参赛声明时发现格式条款无效,应及时与活动主办方协商,对明显不合理的条款提出自己的主张或要求更改,以维护自身的参展权益。

《民法典》对活动组织者的安全保障义务做出了明确的规定。《民法典》第1198条规定了体育场馆、群众性活动组织者不履行安全保卫义务的,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责任。对于赛事主办方的安全保障义务,我国法律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即推定有过错,只要主办方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应承担侵权责任。

其次,“生死状态”也是参赛选手愿意冒险的证明。在法律承认“生命之死”有效的情况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轻或免除赛事主办方的责任。

所谓“生死状态”,实质上是我国“愿意冒险”原则的一种隐含形式《民法典》。《民法典》第1176条对“自愿风险”做出了明确的解释:

“如果您自愿参加具有一定风险的文体活动,因其他参与者的行为而遭受损害的,受害人不得要求其他参与者承担侵权责任,除非其他参与者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发生。

根据普通生活的经验,极限运动的强度和难度,普通人是难以承受的。极限运动的参加者在参加这种高强度的体育活动时,要力所能及,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极限运动在应急保障方面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导致死亡的因素可能是外部因素或环境因素,也可能是运动员自身。但是,无论是身体的隐疾、特殊的体质,还是运动程度的控制和调整,都属于自身因素的范畴。

而一旦出现参赛者在参加极限运动时身亡的极端情况,如果他们自己对损害有明显的疏忽。如果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自愿风险与活动主办方的安全保障义务不存在冲突。如果活动组织者未能履行其安全义务,活动组织者仍应对参与者遭受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责任。

已赔付的意外伤害保险不能从赛事主办方的责任中扣除。意外伤害保险是一种以被保险人因意外伤害而身故和残疾的保险金给付的人寿保险。目的是保护被保险人的权利。意外伤害保险的赔偿不能适用损失赔偿的原则,因此,所获得的保险金不能从主办方的安全保护责任中扣除。

张家界自行车安全事故发生在悬崖边上。根据现场目击者提供的视频,事发地点在山路拐弯处,拐弯处是悬崖。根据现场其他目击者的描述,发生安全事故的应该是运动员。跌落悬崖引起的注意。

如何进一步提高事件中的安全防范水平,进一步减少甚至避免未来此类安全事故的发生,成为事件发生后相关从业人员的重要反映。笔者将欧美国家在极限运动赛事组织和发展方面的先进点总结分析为7个重点,希望为我国极限运动赛事的组织提供参考。

比赛开始前,比赛主办方应明确告知运动员比赛强度和比赛风险,并强制参赛运动员提供相应的健康证明或其他完成比赛的证明。同等强度,对参赛选手进行相应的赛前规则训练,最大限度地发挥比赛的表现。履行保护参赛者人身安全的义务。

例如,在公路自行车项目中,应对运动员骑行路线上可能发生事故的路段进行赛前警示,在可能发生安全事故的地方设置警示标志。在天门山事故发生之前,提前设置警示标志和相应的预防措施,比如设置防护网,或许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悲剧的发生。(2)提高航迹选址的合理性

对于公路自行车、山地马拉松等户外极限运动,赛事主办方在设置赛道时,既要考虑赛道的挑战,也要考虑参赛者承受赛道难度的能力。充分考虑赛道所在环境可能发生的天气状况,如山体滑坡、泥石流等有害自然灾害。同时,确保医疗救援车辆在发生事故时能够及时到达事发阶段进行救援。

提供足够数量的医务人员参与比赛的医疗救援工作。比赛开始前,专业的医疗团队应对运动员在比赛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常见医疗问题进行详细解答,提高运动员自身的风险防范能力和比赛水平。过程中的医疗应急能力。

任何极限运动项目的成功,都离不开志愿者的辛勤付出。政府体育部门要牵头培养高水平志愿者和长期赛事服务,培养现场协调管理能力更强、志愿服务相关赛事经验丰富的赛事志愿者,建立一批成熟的志愿者队伍。

在很多极限运动项目中,比赛时间长,比赛过程不中断,比如极限越野跑项目。在这种情况下,赛事官员提供的赛事后勤支持就显得尤为重要。

因此,赛事组委会需要根据比赛时间、特点等因素,设置一定数量的补给站和医疗站,以应对突发事件。同时,赛事官方应在赛前为运动员提供可视化的赛事路线图,明确向选手展示医务室等重要赛事相关服务设施的具体位置,加强运动员自救训练。竞争对手。为避免救援渠道不畅、救护车无法及时到达、医疗救助不专业、赛后医疗监督缺失等问题,建立健全医疗救助体系,提高医疗救助应急响应速度。

一场体育赛事的成功举办,需要具备面对各种特殊情况的能力,尤其是危险系数远高于普通赛事的极限运动赛事。赛事主办方应对特殊情况灵活应对,如遇到特殊天气,出于对参赛者安全的考虑,应及时更改或缩短行程,或发出取消赛事的命令及时应对意外天气。

目前,我国《民法典》和新《体育法》对赛事安全责任的划分越来越明确。《体育法》新规定:

“国家鼓励建立和完善运动员伤残保险、运动意外保险和场地责任保险制度。大型体育赛事的组织者应当与参赛者协商购买体育意外险。高风险体育赛事的组织者应当购买体育项目。意外险保险高风险体育赛事的经营者应当投保体育意外险和场地责任险。

事件保险制度作为后备保障,可以大大降低事件相关方的风险。这里的相关方不仅包括活动组织者和参与者,还包括活动志愿者和活动工作人员。赛事相关方在投保前需充分审核其参加或组织的极限运动在保险范围内,同时注意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

总之,只有增强参加赛事保险的意识,建立完善的赛事保险制度,赛事主办方才能敢于举办、办好赛事。让赛事参与者敢于参加比赛,在能力范围内追求更高、更快、更强。

D:\印章\未发表\文章\天门山事故启示:极限运动项目如何减少事故运动码\63.png

D:\印章\未发表\文章\天门山事故启示:极限运动项目如何减少事故运动码\65.png

8月8日,在张家界市举办的第十届“天路”自行车挑战赛后,参赛车手何某在返程的下坡路拐角处意外坠落十多米高的悬崖。

救援失败而死。据红星新闻记者了解,事故发生后,张家界市文化和旅游广电体育局出面,多次组织家属与赛事执行公司进行座谈。最终,双方达成协议,由活动执行公司一次性赔偿家属45万元,以解决此事,何某在赛前报名的套餐费中包含意外险,可获赔50万元。

天门山事件并不是近年来户外极限运动赛事中的第一起安全事件。赛前签署的“生死证明”是否具有相应的法律效力?事件安全事件发生后的责任划分依据是什么?极限运动项目如何从根本上减少事故的发生?接下来,笔者将对这些问题一一进行解答。

《体育法典》是ECO氪推出的全新体育法栏目。本栏目将重点研究体育领域的法律问题,如体育赛事与赞助、体育劳动争议、知识产权等。欢迎关注!

所谓“生死状态”,通常体现在参赛者的免责声明/参赛声明中。例如:“比赛期间,因个人身体等原因造成的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由参赛者自行承担。”实践中,如赛事发生安全事故,赛事主办方可与参赛者签订免责声明。理由是,声称赛事主办方不承担侵权责任,多位参赛者签署的免责声明可能是格式条款。

“标准条款是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事先制定的、重复使用的、不与对方协商的条款。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按照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并采取合理措施提醒对方注意其免责或减轻义务。与对方有重大利害关系的负债和其他条款,按照公平原则。对方的请求应说明条款。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未履行提示或说明义务,致使对方不关注或不理解与其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的,对方可以主张该条款不成为合同的内容。

《民法典》第497条规定,《民法典》第六章第三节、第六章和民法典第506条规定格式条款无效,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无理免责或者减轻责任、加重对方责任、限制或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格式条款无效。

因此,根据上述规定,使用格式免责声明的赛事主办方有义务对参赛者进行解释并引起参赛者注意。如果未履行相关义务,参赛者可以主张标准免责声明不属于合同内容。

同时,如果格式免责条款不合理地免除赛事主办方的责任,导致赛事主办方与参与者之间的利益严重失衡,格式免责条款也应视为无效。根据《民法典》第506条,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对方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的,属于不能免除责任的事项。

因此,参赛者签署的《生死证明》不一定有效。从专业法律角度,建议赛事主办方重新审核提供的参赛声明内容,避免出现上述无效情况,并在末尾添加:“部分条款无效,如果不影响其他部分的有效性,其他部分仍然有效。”等说明,以规范条目声明条款的设置。

此外,我们还建议参与者提高他们的法律意识。如在签署参赛声明时发现格式条款无效,应及时与活动主办方协商,对明显不合理的条款提出自己的主张或要求更改,以维护自身的参展权益。

《民法典》对活动组织者的安全保障义务做出了明确的规定。《民法典》第1198条规定了体育场馆、群众性活动组织者不履行安全保卫义务的,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责任。对于赛事主办方的安全保障义务,我国法律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即推定有过错,只要主办方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应承担侵权责任。

其次,“生死状态”也是参赛选手愿意冒险的证明。在法律承认“生命之死”有效的情况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轻或免除赛事主办方的责任。

所谓“生死状态”,实质上是我国“愿意冒险”原则的一种隐含形式《民法典》。《民法典》第1176条对“自愿风险”做出了明确的解释:

“自愿参加具有一定风险的文化体育活动,因其他参与者的行为而遭受损害的,受害人不得要求其他参与者承担侵权责任,但其他参与者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除外的损害。

根据普通生活的经验,极限运动的强度和难度,普通人是难以承受的。极限运动的参加者在参加这种高强度的体育活动时,要力所能及,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极限运动在应急保障方面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导致死亡的因素可能是外部因素或环境因素,也可能是运动员自身。但是,无论是身体的隐疾、特殊的体质,还是运动程度的控制和调整,都属于自身因素的范畴。

而一旦出现参赛者在参加极限运动时身亡的极端情况,如果他们自己对损害有明显的疏忽。如果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自愿风险与活动主办方的安全保障义务不存在冲突。如果活动组织者未能履行其安全义务,活动组织者仍应对参与者遭受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责任。

已赔付的意外伤害保险不能从赛事主办方的责任中扣除。意外伤害保险是一种以被保险人因意外伤害而身故和残疾的保险金给付的人寿保险。

目的是保护被保险人的权利。意外伤害保险的赔偿不能适用损失赔偿的原则,因此,所获得的保险金不能从主办方的安全保护责任中扣除。

张家界自行车安全事故发生在悬崖边上。根据现场目击者提供的视频,事发地点在山路拐弯处,拐弯处是悬崖。根据现场其他目击者的描述,发生安全事故的应该是运动员。跌落悬崖引起的注意。

如何进一步提高事件中的安全防范水平,进一步减少甚至避免未来此类安全事故的发生,成为事件发生后相关从业人员的重要反映。笔者将欧美国家在极限运动赛事组织和发展方面的先进点总结分析为7个重点,希望为我国极限运动赛事的组织提供参考。

比赛开始前,比赛主办方应明确告知运动员比赛强度和比赛风险,并强制参赛运动员提供相应的健康证明或其他完成比赛的证明。同等强度,对参赛选手进行相应的赛前规则训练,最大限度地发挥比赛成绩。

履行保护参赛者人身安全的义务。同时,组委会应告知并警告运动员在比赛过程中可能发生的危险。例如,在公路自行车项目中,应对运动员骑行路线上可能发生事故的路段进行赛前警示,在可能发生安全事故的地方设置警示标志。在天门山事故发生之前,提前设置警示标志和相应的预防措施,比如设置防护网,或许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悲剧的发生。

对于公路自行车、山地马拉松等户外极限运动,赛事主办方在设置赛道时,既要考虑赛道的挑战,也要考虑参赛者承受赛道难度的能力。充分考虑赛道所在环境可能发生的天气状况,如山体滑坡、泥石流等有害自然灾害。同时,确保医疗救援车辆在发生事故时能够及时到达事发阶段进行救援。

提供足够数量的医务人员参与比赛的医疗救援工作。比赛开始前,专业医疗团队应对运动员在比赛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常见医疗问题进行详细解答,提高运动员自身的风险防范能力和比赛水平。过程中的医疗应急能力。

政府体育部门要牵头培养高水平志愿者和长期赛事服务,培养现场协调管理能力更强、志愿服务相关赛事经验丰富的赛事志愿者,建立一批成熟的志愿者队伍。服务团队。

在很多极限运动项目中,比赛时间长,比赛过程不中断,比如极限越野跑项目。在这种情况下,赛事官员提供的赛事后勤支持就显得尤为重要。

因此,赛事组委会需要根据比赛时间、特点等因素,设置一定数量的补给站和医疗站,以应对突发事件。同时,赛事官方应在赛前为运动员提供可视化的赛事路线图,明确向选手展示医务室等重要赛事相关服务设施的具体位置,加强运动员自救训练。竞争对手。为避免救援渠道不畅、救护车无法及时到达、医疗救助不专业、赛后医疗监督缺失等问题,建立健全医疗救助体系,提高医疗救助应急响应速度。

一场体育赛事的成功举办,需要具备面对各种特殊情况的能力,尤其是危险系数远高于普通赛事的极限运动赛事。赛事主办方应对特殊情况灵活应对,如遇到特殊天气,出于对参赛者安全的考虑,应及时更改或缩短行程,或发出取消赛事的命令及时应对意外天气。

目前,我国《民法典》和新《体育法》对赛事安全责任的划分越来越明确。《体育法》新规定:

“国家鼓励建立和完善运动员伤残保险、运动意外保险和场地责任保险制度。大型体育赛事的组织者应当与参赛者协商购买体育意外险。高风险体育赛事的组织者应当购买体育意外险。保险。保险。高风险体育赛事的经营者应投保体育意外险和场地责任险。”

事件保险制度作为后备保障,可以大大降低事件相关方的风险。这里的相关方不仅包括活动组织者和参与者,还包括活动志愿者和活动工作人员。赛事相关方在投保前需充分审核其参加或组织的极限运动在保险范围内,同时注意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

总之,只有增强参加赛事保险的意识,建立完善的赛事保险制度,赛事主办方才能敢于举办、办好赛事。让赛事参与者敢于参加比赛,在能力范围内追求更高、更快、更强。

Drop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