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奖金攀岩赛落户中国 借势奥运“壁上芭蕾”如何攀上顶峰?

  • 2022年9月16日
  • yabo888
  • 没有评论

不像《正义联盟》那些有神仙般的超能力的巨头们,蜘蛛侠是一个更贴近我们生活的邻家式超级英雄。蜘蛛侠当然也有喷蜘蛛丝的超能力,但像他徒手攀爬、飞檐走壁的技巧,现实中的我们倒有可能做到。

在11月16-19日举行的中国攀岩公开赛期间,你就可以目睹这样的人物。他们或许能在6秒内攀上15米高的岩壁,或者能在几乎与地面平衡的岩壁上反身爬行,其身手的矫捷可不亚于彼得·帕克(蜘蛛侠的原名)。

这样一项很“蜘蛛侠”的运动,现在已经进入了奥运会大家庭。中国攀岩公开赛则是受惠于这一利好而新创办的赛事。广州市政府与国际攀联签订了一份为期六年的合同,从2017-2022年,中国攀岩公开赛都将落户广州。

攀岩本身是一项户外运动,以自然山壁为攀登主体,后来才演化出在室内外皆宜的人工岩壁。目前国际攀联从竞赛公平、可控的角度出发,主力推广人工岩壁的攀岩赛事。国际攀联组织了本项目的世锦赛和世界杯。2017年,有四站世界杯分站赛在中国举行。

中国攀岩公开赛则是全新的独立赛事。它落户羊城,与本土人才辈出及场地条件有一定的相关性。

潘愚非、黄迪翀,两位还在广州的中学念书的孩子都是中国攀岩的青年才俊。其中潘愚非在今年的国际攀联世界杯厦门站中收获难度赛铜牌,创造了中国队在难度项目的历史最佳成绩。另外潘愚非与黄迪翀在今年的亚洲青年攀岩锦标赛中包揽男子全能冠亚军。

男子全能这个项目并不简单。目前国际攀联在其旗下赛事中,主要设置难度赛、速度赛和攀石三个项目。但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攀岩比赛只设两枚金牌,分别是男女子全能。参赛选手需要完成全部三个项目,按总成绩来排座次。亚洲青年攀岩锦标赛所设置的全能项目,恰恰是对奥运规则的一次试演。所以潘黄两位小伙子属于冲击奥运席位的潜力选手。

按照国际攀联的规则,中国队最多可有男女子各两名运动员入选奥运。虽然并非土生土长广州人,但目前属于广州队编制的男子选手宋华龙、女子选手陈卓莹等,同样是国家队中的新锐好手。

在这届云集全球高手的中国攀岩公开赛中,中国队在传统强项速度赛中表现可圈可点。欧志勇、黎金鑫获男子组4-5名,宋懿龄、倪明薇获女子组4-5名,取得中国队在本届赛事所有项目中的最佳名次。其中黎金鑫是中山人,宋懿龄是深圳人,均为广东籍选手。还有一位年仅14岁的深圳小姑娘张悦彤没参加本届赛事,不过她是今年全运会的女子难度赛冠军,前途同样不可限量。

广东人才济济,激发了本地政府及体育局的办赛热情。而本地的场地条件同样是国内乃至亚洲一流。广州大学城建有一座规模庞大的极限运动公园,当中包括了全亚洲规模最大的攀岩场。大学城攀岩场在2015年承办全国青年攀岩锦标赛、2016年承办世界青年攀岩锦标赛,其办赛经验十分丰富。从国内到国际、从青年到成年,大学城攀岩场最终迎来中国攀岩公开赛,可谓顺理成章。

广东攀岩的实力和硬件都不错,不过攀岩运动目前的吸引力还不足以拉拢乡亲父老们现场围观。

中国攀岩公开赛的现场观众以学生面孔居多。来自大学城各所高校的他们,多把这项不设门票的周末赛事视为特色娱乐,而不是冲着“世界大赛”慕名而来。不必怀疑这群莘莘学子是被学生会硬拉来“充场面”的角色——因为没有什么由学生会“指示”的活动会有那么多参与者三三两两地姗姗来迟。

大众观众更加不怎么问津。大学城坐落于番禺的一座小岛上,离市区相对较远。今年的ICC国际冠军杯AC米兰对多特蒙德就在大学城比赛,广州球迷都吐槽不愿意跑那么远看球。欧洲足球豪门的比赛尚且上座率不高,大众更陌生的攀岩赛事自然只能招揽一些当地观众了。

事实上,组委会起初计划在天河体育中心举办赛事。天体位于广州的“中轴线”上,地处闹市,人来人往。“在天体比赛的话,现场气氛肯定更热闹。”中国攀岩公开赛裁判组成员骆稚贤判断说。

攀岩本身的观赏性非常丰富。譬如速度赛相当于攀岩版的“飞人大战”,主要看点是运动员飞速攀爬的“蜘蛛人”技艺;难度赛则与攀岩“壁上芭蕾”的美誉相得益彰,每场比赛每一阶段的赛道各有不同,选手们每一次遭遇的都是新挑战,他们如何结合力量与柔韧性、运用不同的策略征服赛道,成为最令人着迷的环节。

另外与大部分极限运动赛事相似,攀岩同样走视听之娱结合的路线。有现场DJ打碟助兴,攀岩赛事通常同时是一场小型的电音音乐会。国外那些自来嗨的观众少不免跟着音乐节奏、看着运动员表演而扭动自己的身体。中国观众比较含蓄,但这也不影响他们在好赛事、好音乐前驻足欣赏。

因此,只要是在人流量大的地区比赛,攀岩赛事吸引观众不成问题。以世界杯厦门站为例,赛事长期选址厦门特房波特曼财富中心。此处乃城中旺地,赛事人气相应高涨。厦门站还有一项特别的设置,就是把难度赛和速度赛分别放在户外和户内举行。这样不同的赛事项目进行时,能顺应带旺不同区域的人流,衍生商业效益不容小觑。未来,中国攀岩公开赛也会继续争取走进市中心。

体育赛事的四大收入法门:门票,中国攀岩公开赛免收门票;版权,国内小众项目的版权情况不言而喻;周边,赛事现场没有什么授权产品销售点。接下来我们详细点谈“赞助”方面。

在中国攀岩公开赛的宣传物料中,曝光的商业品牌有两个。其中知名户外品牌凯乐石曝光量巨大,赛场到处挂满品牌的道旗。凯乐石本身是国际攀联的主赞助商,理论上其曝光权益来源于整份攀联大合同,而不是与组委会独立签订的赞助协议。不过凯乐石的总部就位于广州,所以组委会、攀联与凯乐石之间的关系可以说千丝万缕,其中的权责详情不可以单纯从“赛事赞助”的角度来理解。

▼中国速攀“一哥”钟齐鑫在比赛中,他身穿同时赞助国家队的凯乐石的装备。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另一个品牌叫事必胜矿泉水,是来自马来西亚的矿泉水品牌。它的中国营运中心同样在广州,相信是本地团队拉回来的合作伙伴。不过根据现场曝光形式对应的权益(上了背景板和广告牌,但不像凯乐石那样有现场展位)来推算,事必胜即使有以现金形式支持赛事,力度也比较有限,更大的可能是纯粹的实物赞助。

总体而言,中国攀岩公开赛不适合按照商业赛事的模式来审视。一鼓作气签下六年赛事合约的广州市政府,更看重赛事的衍生效益。包括赛事本身对广州国际化城市的宣传作用、对本土运动员的培养助力,以及当攀岩在羊城日益走俏时,装备销售、攀岩场馆等相关消费项目的兴起。

再站在“产业”的角度看问题,随着中国体育产业的整体壮大,极限运动成为一个潜力发展点,攀岩则是对南方地区来说一个不错的切入点。以滑雪为代表的冬季极限项目走俏北方,攀岩也有望发展为南方特色。北方地区入冬后气温低至零下,不管是天然山岩还是户外的人工岩壁均容易出现冰冻现象。而地处亚热带的广州则基本不用受这种因素困扰。因此,攀岩可以在本地全年开展。

然而,要让攀岩在本土扎根,官方需要予以更多引导。赛事被视为有效的引导途径。其一,世界级选手的精彩表现将吸引大众关注;其二,高水平赛事帮助中国运动员成长,尤其是假如广州选手真正在大赛脱颖而出,对本土民间热情也是一种鼓舞。

因此,组委会目前并没有计较赛事商业收入方面的问题,反而为赛事开出冠绝全球的冠军支票。男女子三个组别的六位最终赢家,分别独得1万欧元奖金,这奖金丰厚程度甚至胜于世锦赛。

▼中国攀岩公开赛阵容鼎盛,左边的伊朗选手是速攀世界纪录保持者,他也成为赛事的最终冠军。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组委会也不单单冀望重赏之下有勇夫,而是同时大打文化牌。赛事分别制作了宣传片和吉祥物,另外还举行了隆重的开幕仪式。开幕仪式包括连串歌舞、武术、杂技表演,通过展示南粤文化特色以及构造赛事整体的仪式感,力图把中国攀岩公开赛渲染成国际高手的必选赛事,通过引入更多高手保证赛事质量。首届中国攀岩公开赛的阵容非常完整,而且高手们也拿出了能交代的表现。譬如两位在速度赛中封王称后的选手,正是男女子速攀世界纪录的保持者。

赛事奠基起来之后,促使项目向大众下探是另一大挑战。攀岩运动具有易于推广的特性,可谓宣传方面的一大利好。它对装备的要求相对不高,一开始入门可能也就是一双攀登鞋,然后是安全带和粉袋,成本在千元以内。另外它的职业业余鸿沟不太深,像中国这些还在念高中的孩子已经能在世界舞台上亮相,意味着攀岩爱好者假以时日有机会做到“像职业运动员那样攀爬”。

攀岩还有一个有别于其他极限运动的优点:安全性。像冲浪、滑板、滑雪、跑酷等项目都可以说存在若干生命安全风险。而人工岩壁上的攀岩运动基本上都在可控环境下进行,尤其有专业人员专门控制绳索,保障高空攀爬的参与者的安全。

▼攀岩赛事有很多惊险场面,但它的实际风险比其他极限运动低得多,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有这些特点作为支撑,攀岩入奥之后,开始呈现“走暖”势头,骆稚贤对此有切身体会。他的另一个身份是番禺一家攀岩馆的馆主。尽管他认为“广州的攀岩气氛没有北京、上海热烈”,不过专业出身的他通过为客户提供优质的攀岩体验,“能保持收支平衡”。

攀岩馆的收费模式有散客和会员卡。骆稚贤没有具体统计过两者之间的比例,但确信“散客明显占绝大多数”。会员资格年费由4000-8000元不等,跟健身馆年卡的价格相仿。另外攀岩馆还有一样收入来源是举办赛事。骆稚贤透露,他的攀岩馆办的一些民间俱乐部比赛全程下来可以少有盈余,其中包括报名费和俱乐部的现场广告露出。不过基本没有品牌广告商参与。

骆稚贤的生意略有小成,还得益于他的前瞻眼光。“番禺当时还没有高规格的攀岩馆,我就决定办一家。”从全国范围来看,还有更多的组织提前捕捉攀岩产业积蓄力量的势头。譬如体育大生意早前介绍过的“攀岩希望之星”推广活动,意在从青少年角度切入,点起攀岩产业的热浪。“攀岩希望之星”是中国登山协会在早期推出的攀岩推广项目之一,已经有八年历史。今年的活动加入了新的运营方,专注于青少年户外市场的丹鸟初升为活动注入了新的活跃点,更帮助活动在赞助收入方面取得新飞跃。

三次承办世界杯的重庆市九龙坡区,志在打造为西南地区的“攀岩示范点”。除了当地最好的综合攀岩设施外,九龙坡还建有市民攀岩体验墙,以及推出“攀岩进校园”活动、在区内5所中小学建立攀岩墙。

作为管理国内攀岩运动的主体组织,中国登山协会在项目入奥前也长期从赛事管理、行业人才培训、国家队组建等方面来全面打造中国的攀岩圈子。现在入奥东风吹至,协会的组织力度更加巨大。

今年3月的世界杯重庆站期间,中国登山协会主席李致新提出在原有的攀岩国家队的基础上,在全国建立多个国家集训队培养后备人才。除了扩大运动员团体,协会也在加紧培养裁判员、定线员、攀岩指导员等专业人才。过去协会平均每年大概举办一期攀岩裁判员培训班,而2017年已经一口气举办了八期,几乎等于2017年前所有培训班的总和,可见随着赛事数量增加、规格提升,协会对人才的日益增长的需求。

青少年领域中,协会推出“全国青少年攀岩联赛”,赛事按奥运的全能模式来排名。另外为了鼓励更多青少年攀岩才俊,官方全面发力。体育总局科教司在11月发布通知,从2018年起,攀岩运动成为优秀运动员免试入学的竞赛项目。

入奥新形势下,攀岩运动得到官方全面支持,为国内攀岩产业创造了前所未有良好氛围。全国各地的攀岩产业新生项目不断涌现,刺激行业成长。中国攀岩公开赛诞生在这背景下,既肩负锻炼运动员的历史性责任,也将与行业一起力争上游。一切顺利的话,在落户广州六年光景里,这项赛事有望真正摸到“攀岩大生意”的脉络。

Drop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