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板场的焦点卡通指数爆表还是迷幻摇滚迷的狂欢?丨XHOOD钻栏

  • 2022年11月22日
  • yabo888
  • 没有评论

首先是PRO滑手这块,Nike SB旗下最早拥有个人签名鞋的Paul Martin Rodriguez Jr,也就是大名鼎鼎的P-Rod,拥有了一双代表自己家乡墨西哥的Dunk SB联名款。

而在亚文化这块,美国冰淇淋大亨Ben & Jerry冰激凌的联名,独特的视觉效果加上玩味的设计让整个球鞋市场炸开了锅。

而值得注意的是,当初这三双鞋的灵感,真是打了亚文化的擦边球。一直以来的传闻,三双鞋真正的灵感,便是来自于以及Grateful Dear乐队经典元素——行径的小熊。

似乎冥冥之中,早就注定了今次的联名。Dunk SB的风头,让整个球鞋圈生畏。然而这些深入人心的营销背后,靠得绝不是简单的商业操作。

Nike SB成立之初,就不是简简单单地为专业滑板手设计专业滑板鞋那么简单。

早在80年代末期,街头的滑板手们就有穿着那个年代的篮球鞋进行滑板运动的历史。原因很简单,因为那个年代诸如Air Jordan 1、 Dunk这样的篮球鞋,鞋底的防滑性便于滑板手抓板,较为轻薄的中底给予滑板手更好的触板感。更重要是Dunk和Air Jordan 1虽为篮球鞋但却在滑板文化中如源于比以往任何一款鞋提供了更多的保护和填充。特别是脚趾和踝关节的皮革以及那个年代普通滑板鞋所不具备的配色,让无论是普通的滑板少年还是诸如Lance Mountain,Mike McGill和Steve Caballero这样的PRO,亦或是藤原浩这样的大佬,都选择了Air Jordan 1以及Dunk作为他们的滑板装备。

在此之前,只要是Sandy Bodecker经手的产品,最后在产品的进化史上都有了非常积极的提升。他也是Nike在欧洲足球市场的负责人。Bodecker其实心里非常明白,如果Nike要成功地在滑板运动有一席之地,必须考虑滑板运动员的兴趣并让他们受益。所以Bodecker的计划中,很重要的就一项便是确保Nike能够让滑板社区、滑板店和滑板运动员都能得到品牌支持和回报。

事实上,Nike在滑板爱好者心目中早有一定的位置,所以制造Nike SB在skateboarding community的地位和影响力,远比设计新的滑板鞋来得重要的多。

所以第一步,他的计划便是将Dunk重新引入滑板领域。正如上文中提到的,Air Jordan和Dunk在滑手中早已就有一定的影响力。

第二步,他Sandy Bodecker与一些坊间最好最受人尊敬的核心滑板店建立了合作关系。其中就包括掌握最独家的发售权、设计属于品牌的联名。这一步其实很重要。尽管滑板鞋行业早已建立了某种次序,然而当滑板运动变得越来越主流,其他的滑板鞋品牌却把焦点放在了那些高级购物中心里的旗舰店。本来在滑板社区作为发源地的店铺,却受到了品牌方的冷落,而Nike SB的支持和关注,却不仅仅让Nike SB这个新晋滑板鞋品牌得到了店铺和社区最大的支持,更是将滑板文化带回了初始的模样。

第三步便是组建不一样的营销团队。Nike SB初始团队,由Gino Iannucci,Richard Mulder,Reese Forbes和Danny Supa组成。这些人,有着滑板杂志主编背景,有着街头艺术家的头衔,有担任顶级滑板经理人的经验。也就是说,这是一群没有Nike背景,却早将生命溶于滑板和街头运动中的年轻人。自然后续成功的基础由此奠定。

所以,Dunk SB在早年间的成功,打从品牌与诞生之初就就注定了其与众不同。我们看到那么多经典的设计,便是与Sandy Bodecker制定的文化导向密不可分。

像是Supreme、CONCEPTS那些独家最经典的联名,便是Nike SB制定的“让滑板店受益”计划的一部分。要知道那个时候Supreme Newyork真的只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滑板周边店。“独家发售”、“限量发售”并不只是营销噱头,让滑板店重新掌握主动权才是复兴滑板运动的核心。

展现街头少年“炫富”亚文化的,比如著名的“Blazer SB Supreme”采用了经典的Chanel菱形格纹皮革,“Dunk SB Diamond Co.”使用了“贵气”的仿鳄鱼皮材质和象征着纽约上流社会品牌Tiffany的经典配色。

而亚文化擦边球这块,著名的便是“喜力”配色以及上文所说的“Three Bears”。“喜力”配色代表了滑板手在街头畅饮啤酒的习惯,而“Three Bears”的灵感一直谣传来自于两者——,以及隐喻“Grateful Dead”这样的迷幻摇滚影响的一代街头少年。说他们是擦边球,则是因为两者都不是官方联名,却至今造成了无穷的影响力。

写到这里,今年的两大重磅联名,“Ben & Jerry”以及“Grateful Dead”乐队的官方联名,似乎就是Nike SB一直以来主导亚文化的Call Back。每个少年的童年似乎都有“Ben & Jerry”,“Grateful Dead”乐队影响了几代街头人。

但更重要的是,现在早已是滑板界一哥的Nike SB,再也不用打擦边球的路子,这两次的重磅联名,是实打实的官方合作。

时至今日,Nike SB依然走着Sandy Bodecker制定的路数发展。Dunk SB的发售渠道依旧是滑板店专属,Nike SB的滑板手团队日渐庞大,各种亚文化通过Nike SB的联名让世界关注。然而可惜的是在2018年,这位打从1982年就为Nike效力的传奇与世长辞。

如果看到这两年Nike SB续写了他当年的辉煌,想必老爷子在天之灵也会有所欣慰。

事实上Nike SB除了那些在二级市场上极具商业价值的设计外,也出过很多与摇滚亚文化相关的“配色”。说是“配色”,是因为大多都是为了纪念那些伟大的乐队所做的致敬配色,并非真正的官方联名。

2003年,铁娘子乐队的Dunk SB成为了品牌历史上第一双和摇滚相关的球鞋。鞋身上的印花便是来自于铁娘子乐队1980年的同名专辑封面。侧面使用半透明的耐克Swoosh,为的就是凸显这张经典的专辑封面设计。这些鞋是专门为耐克和Iron Maiden的家人和朋友而制作的,仅限34对,典型的“Friends & Family”。所以二级市场上高达1.5万美元也就不足为奇了。

2005年,Dunk SB与80年代乐队The Melvins联手打造了Dunk High的两种不同配色Dunk SB High,两个配色均来自其最新专辑封面之一。无论是骷髅标志的配色还是带有“血”的汉字,这都是这个摇滚乐队的代名词。Melvins 在西雅图音乐界的影响非常重大,事实上1987年成立的Nirvana涅槃乐队的风格就是受到了The Melvins的影响。

Dinosaur Jr.一支于1984年在马萨诸塞州阿默斯特成立的美国另类摇滚团体。首先说下配色,这个炫目的银色的灵感来自于Kiss乐队的吉他手Ace Farley最经典的银色舞台靴。乐队的吉他手J Mascis事实上最初对这双鞋的设计毫无想法。由于是小众乐队,和很多联名一样,这双鞋发售后,Dinosaur Jr.让很多根本没听过他们的人,开始了解了这个小众的摇滚乐队。

1983年,来自于U2乐队专辑《WAR》的主打《Sunday Bloody Sunday》无需过多地介绍。而这双“Bloody Sunday”便是通过专辑封面的配色向这首歌致敬。没错这是一双擦边球的非官方联名。红色天鹅绒的材质代表着血液的概念,而漆皮和皮革织物以及金色Swoosh饰边的组合让这双鞋的视觉效果尤为独特。

又是一双致敬经典的非官方联名。致敬的是枪花乐队Guns NRoses的1992年大热Hit《November Rain》。虽然这双鞋并非官方联名,但是细节非常出众。鞋舌上还镶有玫瑰刺绣,隐喻了乐队的名字,鞋垫上印有手捧玫瑰和喇叭花的女性图案正是再现MV中新娘手捧白色玫瑰变为血色玫瑰的场景和新娘棺木上的喇叭花。

2008年,致敬枪花乐队的故事还在继续。08年的这双鞋借鉴了Guns&Roses的《Appetite for Destruction》专辑的色调。《Appetite For Destruction》作为乐队首张录音室专辑,1987年7月专辑发行后取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在公告牌二百强专辑榜上登顶第一,并在该位置上停留了连续四周。它成为了美国历史上销量最高的处女作专辑,被认证为18×白金唱片。2003年,《滚石》杂志在“史上最伟大的500张专辑”榜单上将其列为第62位。

采用了黑色麂皮和粒面皮革为主,后跟上红色,紫色和橙色渐变,则是呼应了专辑的封面。

(事实上这双鞋致敬的是《Appetite For Destruction》第二版的十字架+成员骷髅头专辑封面。当年艺术家 Robert Williams 为专辑设计的封面由于引起了许多家长抗议画面过于血腥,因此后来唱片公司便邀请了纹身艺术家 Bill White设计了十字架+成员骷髅头专辑封面。有意思的是,这个封面成为了枪花乐队如今最广为人知的视觉元素。)

多年来,Nike SB与滑板店Brooklyn Projects合作设计了诸多精彩的联名,包括了这双Slayer“ Reign in Blood”系列。这款鞋的鞋面采用绒面革,皮革和牛仔布,棕色,黑色和红色调代表Slayer的第三张专辑封面。这双Nike SB与滑板店Brooklyn Projects的联名,(非乐队联名)的Dunk只发售了666对。也算是Dunk SB致敬摇滚乐队的众多设计中,较为稀少的一双鞋了。

如果要说摇滚乐与Dunk最著名的结合,莫过于这双配色骚爆的Fragment Design “London”了。这双鞋想必所有人都有印象,但是一些细节估计大家有所不知。

其次,City Pack有三双鞋,纽约、伦敦和北京。三双鞋都来自于Fragment,但是设计师却不同。灵感来自于Air Jordan的纽约款设计师是大名鼎鼎又神秘兮兮的Sk8thing,(就是设计了Bape 元人logo现在主理这C.E.品牌的那个永远遮住半张脸的日本人)。黑紫配色的北京款则是出自藤原浩的助手。

到了London配色,则是实打实出自藤原浩本人的设计。这双鞋很具有藤原浩本人的情怀。年轻时期在英国的藤原浩有幸结识了一生的挚友——Malcolm McLaren这位传奇的艺术家、音乐人和乐队经理人。

有关发售数量和渠道方面,之前一直谣传这双鞋仅在伦敦和东京发售的消息并不准确。事实上当年Solebox、Overkill这些欧洲的Tier Zero店铺都发售了这双鞋。然而全球总数只有100双,注定了Dunk “London”成为了如今可望不可求的经典。所以即使日本市场高达38000人民币也是一上架便售罄。

说了这么多,想必大家便明白,Dunk SB与摇滚乐的渊源由来已久。然而这么多联名,除了个别乐队自己提出,Nike SB选择合作或致敬的对象往往大有来头。

Grateful Dead这支美国摇滚乐队,于1965年在60年代的反文化运动潮流中在旧金山湾区加州帕罗奥图组建。乐队的风格独特而折衷,融合了摇滚、民谣、蓝草音乐、布鲁斯、雷鬼、乡村、即兴爵士、迷幻和太空摇滚等音乐元素,以大段现场即兴演奏著称。乐队感恩至死和它的歌迷群体常常与嬉皮士运动联系在一起。

说起乐队成就,Grateful Dead可以说是横扫了摇滚界的大满贯。《滚石》杂志将其列为“史上最伟大的艺人”第57位。1994年,他们被引入摇滚名人堂。2007年,乐队被授予了格莱美终身成就奖。

其实这些内容Roger不必要过多介绍。这几个擅长于台上即兴演奏迷幻摇滚的嬉皮士,早已是乐迷心中与Beatles、The Rolling Stone并驾齐驱的20世纪最伟大的摇滚乐队。即使年轻的朋友不了解他们,也或许早已通过《乔布斯传》,对这个让乔布斯痴迷的乐队有所耳闻。

而这次Dunk SB联名的,便是选择了乐队最广为人知的视觉符号——“Dancing” Bears“行走的小熊”。

Roger给“Dancing”打了引号,并且给出的中文翻译是“行走的小熊”,那是因为,尽管这五只可爱的小熊被冠以Dancing Bears的名号流传了几十年,但最早他们和跳舞无关。

五只色彩缤纷的小熊由Bob Thomas设计,他们最早出现在1973年的专辑《History of the Grateful Dead, Volume One(Bear’s Choice)》的封底。(其实真正出现在封底的有十一种不同颜色的小熊,只是在后来的出版物中缩减为如今的五只。)

小熊的原型是Owsley “Bear” Stanley,也就是大名鼎鼎的专辑的录音和制作人。Bear自己说,专辑封底上的小熊不是在跳舞,他不知道为什么人们会认为小熊在跳舞,他说很明显小熊是在迈着大步子行军。

Anyway,无论他们是在跳舞还是在行走,他们早已迈进了乐迷心中,迈进了亚文化时代的风潮。这些年来,“Dancing” Bears在街头潮流、滑板文化出现的频率早已超过了“Grateful Dead”乐队名本身。就好比很多人没有听过滚石乐队的歌,却早已被那个大舌头所洗脑一样,这五只小熊形象那么讨喜,让人过目不忘越发地喜欢。

可以说有光是“Dancing” Bears的可爱元素,就足以让其成为Dunk SB的设计灵感,更何况Grateful Dead这样殿堂级的乐队,代表了60年代的迷幻摇滚文化、影响了几代人、在诸多滑板视频中作为背景乐出现……或许这次的联名,背后代表了Nike SB团队中众人的情怀。

或许整双鞋抢眼的配色和毛绒质感的材质,就能让此次的联名入选今年最佳Dunk SB的候选名单。的确,颇具质感的麂皮,配合模仿小熊身体的绒毛材质,在视觉上就呈现了与众不同的高级感。然而致敬乐队的情怀,不仅于此。齿轮装的Swoosh,看起来高调而野性,实则是模仿小熊脖子上标志性的围巾。

④反面zoom气垫上,一个头顶印有Nike SB的骷髅映入眼帘。仔细一看,这个骷髅的原型便是乐队最经典的Steal Your Face Skull闪电骷髅。

⑤原本的那道闪电并不是被Nike SB字样所替换,相反它只是乾坤大挪移,出现在了鞋舌后方。

同之前很多致敬乐队的Dunk SB一样,事实上很多细节上的情怀只有乐迷自己才会感知。然而这一次官方联名,相信不仅仅是献给那些喜欢Grateful Dead的滑板手,更是一个圆梦的时刻,呈现了Nike SB crew对这个殿堂级摇滚乐队最高的敬意。

最后,感谢Sandy Bodecker,为滑板亚文化和这个世界带来了这些美好的改变。

Drop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