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板入华近30年迎发展良机入奥春风能带火这项酷运动吗?

  • 2022年6月30日
  • yabo888
  • 没有评论

当激情热血的滑板遇上洒满阳光的沙滩,这样的场景不禁让人联想到滑板运动的起源之处——加利福尼亚州海岸。几十年后的大洋彼岸,滑板运动也在相似的环境下起步。1994年对于中国滑板来说是一个标志性的时间节点,当时第一届“魄翱杯“全国滑板公开赛在秦皇岛落地,吸引了那时中国最好的滑板选手参加,那群人如今被看做是中国滑板的第一代玩家,是中国滑板当之无愧的先行者。Vans极限部经理袁飞便是其中一个。

那一年,带着些许彷徨,袁飞从老家青岛乘着绿皮火车来到秦皇岛参赛,在这个海港城市,他见识了中国滑板比赛最初的模样,也结识了众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这些人对于滑板的热爱从一而终,即便如今已经到了接近不惑的年纪,他们中大都仍然活跃在滑板圈内。可以说,秦皇岛这座城市承载了他们年少时深邃的记忆,而这也是属于中国滑板的宝贵历史记忆。这个周末,袁飞和他的老朋友们又一次相聚在秦皇岛。

5月19-20日,为了致敬1994年中国滑板史上首次也是极为成功的一次滑板选手大集结,为了致敬秦皇岛这座被誉为中国滑板比赛发祥地的城市,一个全新的滑板系列赛事——STREET FORCE 原力街头滑板公开赛在这里举办,而大赛的主题也设定为“秦皇岛•中国滑板回归25周年”。

时隔多年再次回到秦皇岛,中国滑板已经经历了几代滑手的变迁。在接受采访时,90年代曾在秦皇岛征战过的几位资深滑板人都直言,国内滑板无论是从滑手的个人水平,还是滑板运动产业形态或商业化情况等方面,都已经发生显著的变化。而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奥运会的“光环”已经开始影响滑板在国内的发展走向。

众所周知,一项运动想要得到长足的推广,进入奥运会的表演或比赛项目是一个不错的途径,很多项目都在为“入奥”做着努力。不过,对于滑板这个项目来说倒是有些特殊。

2016年8月3日,国际奥委会决定为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增添5个新的项目——滑板、冲浪、攀岩、棒垒球和空手道。很明显,这是国际奥委会在看到奥运会收视率下跌,申办热情下降后的调整之举,为的是顺应潮流,通过加入年轻化的运动项目来吸引青年人参与观看。不过,自从入奥的消息传来之后,滑板人就对他产生疯狂讨论。如今已经过去将近两年的时间,圈内人士对入奥的看法仍然褒贬不一,一些人开玩笑将这称作是滑板运动的终极问题,似乎永远都难以给出答案。

纵观网络上各种讨论,观点基本分为三类。支持者认为,入奥能够让滑板这样运动在国内得到官方层面的支持,正如其他入奥项目的发展轨迹,这意味着滑板运动参与者将有机会获得更好的训练参与的环境,比如资金、场地、赛事等等。并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滑板被贴上了“小混混”、“懒散”、“不务正业”等负面标签,很多滑板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多少都受到过负面因素所带来的制约,而来自官方的认可让这项运动有了扭转外界对于滑板刻板成见的基础,能够有机会帮助滑板项目本身正名。

而反对者则是对于滑板在奥运会的发展途径感到担忧,核心问题在于滑板精神与奥运竞技二者之间理念的直接对碰。滑板人给外界留下的画像是追求自由独立,不喜欢被约束的,创造力和风格是滑板比赛必不可少的因素,而无论是奥运会还是国家培养的体制都会讲究规矩和纪律的重要性,这与滑手的天性有些相反,因此,很多人担心这种情况下的滑板会丢失滑板精神,变得了无生趣。笔者在几位滑手交流后发现,滑手们其实更喜欢在滑板过程中挑战自己、超越自己的过程,某个高难度动作的成功就会令他们欣喜若狂,这是源于他们对于滑板单纯且深沉的热爱。而另一种观点则是中立态度,在他们看来,滑板虽然已经入奥,但比赛还有几年才将进行,目前对于未来发展还难言好坏。

作为滑板运动中的核心,滑手群体当前的生存状况也是十分值得关注。在备战奥运的大环境之下,滑手群体可以大致分为体制内外两大类,而这其实也代表了目前两种滑板人才培养的方式。

实际上,由于滑板的商业化特性,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滑板人才都来自于民间市场化、商业化的培养机制。简单来说,滑板选手通过自己表现去博得滑板店、品牌方青睐,赢得赞助。大致经历这样的过程,滑板店会网罗基层滑板人才,给予优秀滑手一定赞助,在比赛中表现突出的滑手则会推荐给品牌方,这些滑手或许能够获得大品牌的签约赞助,从而成为一名职业滑手。但在成为职业滑手之前,或者说普通玩家们的训练还是需要自掏腰包。

据了解,目前国内的职业滑手的收入来源主要分为商演、广告、赛事奖金等几部分,但其实这些收入都并不高,赛事奖金大多在千元、万元级别。与品牌签约的选手可能会多出另一部分赞助的收入,但这类人仅在少数。品牌的赞助包括物品和现金两部分,能够获得现金赞助的选手更是少之又少。

而另一种则是滑手则是生存在体制内,也就是我们已经耳熟能详的“跨项跨界选材”,这是国家体育总局为了备战2020东京奥运会而采取的特殊举措,毕竟当前阶段中国滑板运动的基础薄弱,人才培养上还面临着不少的困难。据了解,目前已经组建了6支滑板国家集训队,这些运动员是从蹦床、技巧、杂技、体操等相似运动项目中转型而来。据《中国体育报》此前的报道,在这6支队伍中,双跨运动员所占比例已经超过85%。

其中也有不少民间的职业滑手加入到奥运备战集训队伍之中,例如在本次原力街头滑板公开赛表现出色的向小军就具备这样的双重身份。但这背后又出现了另一个矛盾点。去年5月,体育总局社体中心出台了《滑板国家集训队组建管理办法(暂行)》,其中第五项第四条明确表示,国家队运动员的商务开发权归中国轮滑协会,而这对于已经有了商务合作的职业滑手来说是个选择难题,究竟是去国家队领工资,还是在体制外继续签约品牌?据了解,这一门槛让不少职业选手选择放弃进入国家集训队伍。

“目前滑板的奥运会比赛还没开始,谁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滑板玩家把这个当成自己的爱好,他们喜欢突破自我,追求极致,拿(奥运会)冠军对他们的吸引力其实不大。”一位业内人士对我们说道,相比于大家都没有经历过的滑板奥运冠军,签约Vans等历史悠久的滑板品牌对于滑手的吸引力更高,毕竟这条路是已经被验证过的,而这也是年轻滑手们普遍的梦想。

不过,就像上述支持滑板入奥的想法,滑板国家集训队的组建确实为滑手们提供了优质的资源,固定工资、医疗保险、教练资源以及出国集训锻炼的机会,国家集训队的滑手们拥有不错的福利保障,但职业滑手们同样要面对严格的纪律管理制度,此前也出现职业滑手对于管理方式不适应的问题,这也需要管理者在滑板运动与国家队管理体制之间找到平衡点。

此外,据体育大生意了解,从90年代初走进中国,滑板在这片大陆上已经发展了将近30年,目前滑板产业已经初具形态。从器材设备、鞋履服饰到赛事、培训,滑板市场已经具备一条较为清晰的产业链。不过目前来看,滑板仍然处于初级状态。袁飞在采访时表示,滑板在国内各地的发展参差不齐,一线城市和沿海城市的发展较好。

总得来说,滑板产业的各个细分领域还有待完善。在场地方面,目前国内滑板运动场地资源稀缺,而现有一些场地设计则缺乏专业性,不适于初级爱好者使用;在赛事方面,国内品牌赛事相对较少,由于普及度低,观众的对于滑板比赛的理解也处在较低的水准,并且,滑板比赛的动作的随机性较强,如何统一标准的问题也常被提及。

而另一个需要建立标准的领域则是培训,据了解,国内滑板培训机构也在不断增加,但不少业内人士都表示,目前教学大多都还依赖经验传授,规范的教材比较少。值得一提的是,在本次原力街头滑板公开赛的比赛中,一些10岁左右的小朋友选手也滑出不错的表现。主办方表示,随着一些中产家庭的崛起,很多家长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参与到这项很酷的运动中来。

据了解,本次原力街头滑板公开赛共有100多名选手报名参加,滑板网站KickerClub的创始人管牧告诉我们,这个数字在近几年的滑板比赛中都比较少见,国内优秀的滑手基本集结于此,这一比赛已经代表了国内的最高水准。而从参赛选手们的反馈来看,比赛以及场地的专业性都得到了认可。

据赛事承办方蹦酷体育董事长赵学俭介绍,本次赛事投入近300万元,蹦酷体育此次投入也是看到了滑板运动以及极限运动未来广阔的发展前景,他们认为极限运动的商业化潜力值得期待。此外,蹦酷体育还计划明年在秦皇岛落成“极限之眼”专业极限运动场地,建成之后,下一届原力街头的比赛也将被放在其中进行。

重新回到中国滑板梦起源的地方,原力街头滑板公开赛别具意义,这既是对于历史的致敬,同时也意味着新篇章的开始。尽管目前还存在着一定的矛盾点,但奥运会的光环的确为国内滑板发展带来积极作用,政府和社会力量的双重驱动或许能够让滑板无论是在竞技还是产业方面都得到更好的发展,谁又能预知下一个25年会发生什么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Drop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