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reme

  • 2022年8月11日
  • yabo888
  • 没有评论

夏日微风,蝉鸣渐起,蔚蓝天空,碧绿草地,远离城市的喧嚣和电子产品的束缚,一群互不相识的人因为飞盘聚集在一起。

近段时间,“飞盘热”一时间成为年轻人热议的话题。在各大社交平台,相关照片、笔记以及视频纷纷刷屏。但实际上,飞盘并非新鲜事物。

飞盘起源于美国,是一项融合了橄榄球、足球和篮球等运动特点的团队型运动。其基本玩法是用力将飞盘抛向空中,经一段飞行降落时,由自己或他人用手接住。

由于兼具技术、速度和趣味性,又一定程度弱化了运动员身体素质的条件限制,飞盘在国外早已广受欢迎,甚至更加时尚化,随着圈层扩大,甚至有了“收藏”意味。

飞盘的时尚化,离不开奢侈品大牌的垂青。Supreme、Stussy、Gucci、Chanel等的“插足”,直接拉高了飞盘的逼格。

相信这个品牌大家都耳熟能详了,你可以说他只会印logo、在设计上太过于随意,但是不得不说,他就是世界级的品牌,大到殿堂级明星,小到教室里学生,都想拥有一件Supreme的单品。

当然除了服饰之外,也出过很多小物品,飞盘也在其中。Supreme有款飞盘是与Wham-O联名,发售价就要24欧,“想原价买到自然是难上加难,只要不溢价太多就谢天谢地了”。在发售的短短一周内,价格就翻了四倍不止,直到现在稳定到了1000元上下,依旧一盘难求。

Stussy是源于美国的潮流品牌,许多国外主流媒体都认为Stussy是街头潮牌的第一人。

当时很喜欢冲浪的Shawn Stussy将自己设计的涂鸦签名印在了冲浪板上,受到了许多人的喜欢,于是他开始将其日后最出名的冲浪板式涂鸦签名印在Tee上并开始将这些Tee和冲浪板一起销售,逐渐成为了街头潮牌“第一人”。

同在美国诞生的Stussy和飞盘,不约而同地有了“跨文化”的碰撞,简约的设计,经典的黑白搭配,如黑胶唱片一般。

Palace创建于2010年伦敦,以滑板文化衍生的街头潮流品牌,其三角形的logo有着极高的辨识度,秉承Less is More的简约和复古设计风格。也被有些人称作为英国的“Supreme”。

既然有英国“Supreme”的称号,那自然也少不了飞盘单品了,虽然同和Wham-O联名,但这一款名气,却比不上Supreme。

当然了,上述这些潮牌飞盘虽然在二级市场上价格略高,不过接下来这些单品,将会颠覆你的认知。

一直作为奢侈品界的女王Prada也不甘落后,于去年在北京、西安、上海开设主题为“Prada Outdoor意趣花园”的限时店,其时就推出了飞盘单品。

“别人出的只是飞盘,我们的可以背在身上”,摇身一变成为最新的时尚单品,当然了这也是Prada一贯的作风。不过650美金的飞盘,你会买单吗?

让我们追溯到2000年上下,同为奢品牌的GUCCI早年也出过飞盘,全黑的底面,有一种皮质的感觉,更何况还有老花的加持,让飞盘有了全新的定义。虽然价格只有150美金,但是在那个年代,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说到奢侈品,那怎么能少得了CHANEL呢,随着Chanel Spring Summer 2022一起登场的就有飞盘的身影。这也带来了很多的质疑,因为连CHANEL自己都没告诉人们,她做了这些,翻译自国外媒体的介绍大意是这样:

这是一个超罕见独家 VIP 的碳纤维飞盘。香奈儿甚至没有告诉人们他们做了这些。全世界只有 9 个,而且都已经售空,这是目前你能买到的最好的香奈儿收藏品。

这一世纪单品整体材质采用了碳纤维,简单的logo安置在正中间,“仿佛占领制高点的将军俯视着大地,宣示着主权”。如果说PRADA的飞盘透露着时尚,GUCCI的飞盘透露着典雅,那么CHANEL的飞盘所呈现出来的尽是奢华。

既然是超独家限量单品,发售价高达2250美元,不过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现在市面上所能看到最高的价格在11000美元左右,不过最近也有折扣价在5500美元上下,折合人民币36892元。试问收藏级的单品,谁会用来真正玩飞盘?

奢侈品进军运动行业,试图切入普通人的生活,其实也是在摸索潜在消费者的底线,并不局限于包、服饰,鞋等等,而是创造新的生态,香奈儿全球首发的九个飞盘,也是在观察是否有人买账。

飞盘之于奢侈品大牌,更多目的可能不是赚钱,而是彰显品牌理念和形象,而在国内,飞盘方兴未艾的当下,飞盘之于品牌,更多是打开年轻流量的一个切口。

一些新消费品牌,也加入了这场“运动”。据玩世代报道,包括燕麦植物基Oatly、植物肉科技品牌植爱生活、十点一刻、Seesaw咖啡等,也推出过飞盘以及相关活动。

国内主流的飞盘创业公司翼鲲,据报道其产品70%都销往海外,老外们也喜欢上带有青花瓷、竹子、青龙、白虎等中国元素的原创设计。反观国内,市场成熟度还撑不起这样的数字。

每当飞盘划破天空的时候,芳草地上总有狗狗紧随飞盘划过的轨迹。叼回来以后,期待着下一次追逐。

人们体验着修狗的快乐,也是一种对生活压力的发泄。飞盘运动虽然是一个小众文化,但是因为热爱大家聚集在一起,相对于以前,已经走在去往成熟的路上。

在之前火热的趋势下,飞盘的商品十分走俏,迪卡侬成都天府商场部门经理陈洪志在接受钱江晚报采访时表示,从今年3月开始,该商场飞盘销量大幅增长;整个上半年,飞盘同期销售额增长超过150%。

据了解,目前在外参加一次普通的新手场,只需要100元左右,如果起到锻炼身体、结交陪朋友的想法,还是值得去的,不过又有多少人是真的热爱这项运动呢?

摆拍,发圈,自不多说,其实玩飞盘过程中,也存在一定安全隐患,以及找场地、组队的麻烦。由于平时生活中没有接触过该类运动,对于刚接触的小白来说,并不知道游玩过程中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本来想接飞盘的,结果手一滑没接住,把眼球擦了一下”,受伤的一位飞盘玩家说到。可以说这是不小心导致的,但是在飞盘游玩中,有时候需要飞扑去抢飞盘,如果在真草地的情况下或许还好,但是如果碰到假草坪,可能是不一样的结果。

“我在重庆玩盘,主城区这么多学校或者公共的足球场,几乎没有真草,全部都是橡胶场地。有两次扑盘的经历,无一例外都是手脚擦伤。想减轻擦伤程度,只能穿长袖的压缩衣或者长袖护臂,加上长袖压缩裤,毕竟有衣服隔着,稍微好点点”,知乎上某用户说到。

任何运动都有安全隐患,但是在这个飞盘还没有像篮球足球那样普及的时代里,如果因为没有做好保护措施导致身体磕碰,更是得不偿失,更何况现在飞盘女玩家也不在少数,所以安全知识值得每个飞盘玩家注意。

“虽然群里500多个人,但是每次玩的时候就那么些人,好多人都买了体验课,但是留下来的人并不多,虽然飞盘没怎么玩,但是每次玩完以后照片倒是不少”,来自武汉飞盘玩家杨嵩说到,“其实真正爱好飞盘的人也挺多的,有的人也是第一次接触以后就迷上了,不过在飞盘热刚起来的时候,真的是一下暴增,那时候连足球场都被入侵了。”

由于场地和人员的限制,组一场比赛需要所有人时间能协调,组队并非易事,也有些玩家因为跟风,并不是真正热爱这项运动,导致人员流失,所以到如今,如潮涨潮落一般,一起褪去的还有它的热度。

更甚者,飞盘随着某些“玩家”加入开始变味。某飞盘玩家透露,他所在的飞盘群,有次组织玩飞盘,看见有女生浓妆艳抹,有男生则梳个油头,“玩之前一直在拍照,而且玩的过程中总是心不在焉,老是搭讪别的女生,整个局都被他们给搅和了。”

虽然只是个例,但是在某社交软件搜索飞盘二字时,出现的图片更是让人惊叹,更有人评论:玩过和没玩过的都沉默了。

从一开始的爆红全网到如今的回归平静,也就不到一年的时间,盲目跟风过后能留的下玩家更是少之又少,或许飞盘真正的魅力还需要去发掘。

由于飞盘运动在国内起步较晚,发展还不够成熟,所以目前各个极限飞盘俱乐部还都属于民间组织,还未被官方认可。

在种种因素的影响下,极限飞盘发展速度缓慢,导致飞盘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还是狗狗的玩具,其实不然,飞盘从开始就是给人玩的。

19世纪,美国面包师William Russell Frisbie创办了Frisbie Pie Company馅饼公司。有些学生玩耍时会将Frisbie Pie的碟状金属包装盒抛向空中,并使其旋转,它就可以在空中平稳飞行。

由于这些包装盒是金属的,为了避免受伤,抛的人会大叫一声“Frisbie!”以提醒准备接的人。慢慢地,这种活动变成了一种运动,被命名为“Frisbie”。1948年,美国人弗瑞德·莫瑞森制作出了世界上第一个塑料飞盘。随后,这种塑料飞盘在欧美开始流行。

国外的极限飞盘无论是发展还是渗透率都是叹为观止的。比如在美国,有美国职业极限飞盘联赛AUDL,目前全美有超过800多支飞盘队,共计有18000余名大学生参与各大飞盘体育赛事。

美国留学生Sia在采访中表示,几乎每户家里都有飞盘,“在美国飞盘不是新潮的运动,由于容易上手,老少皆宜,他身边的朋友几乎都玩过飞盘,并且养狗狗的人家里都会有一个飞盘。”

当奢侈品飞盘进入人们视野,让人们看到飞盘收藏价值。这与发展阶段有关,就跟潮鞋出现时,经历了“炒鞋”“收藏”“衍生品”等过程一样,飞盘运动同样需要经历这样一段路。曾经也有国产品牌挂出99999元的飞盘,造噱头,但时至今日飞盘文化尚未衍生出“炒流”。

现阶段在国内,飞盘销售走得还是薄利多销的路子。以圈内认可度较高的翼鲲飞盘为例,目前官网价格在19.9元-259元左右,专业人士称,这类飞盘的利润率在20%左右。

翼鲲CEO徐颖峰曾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飞盘看着普通,但从专业性来讲,其制作涉及空气动力学、材料学等多门学科,且专业运动飞盘需要通过国际标准,世界飞盘联合会制定了重量175g、直径27cm的飞盘标准,除了材料和尺寸标准外,还需要运动能力测试。

2015年,翼鲲飞盘用7年时间通过了所有国际飞盘协会认证,成为亚洲第一个拿到锦标赛级别认证的飞盘品牌,能够在国际顶级飞盘联赛使用,打破了北美飞盘品牌垄断国际顶级飞盘赛事的局面,目前超过70%的产品营收来自海外。其2021年的营收接近6000万,每年基本保持150%-200%的增长。

飞盘要想驻足于市场,更多的还是要普及,让更多人去了解一个纯粹的飞盘运动,而不是打着社交的旗号。

《义务教育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2022年版)》也就是新修订的义务教育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日前颁布,让不少飞盘圈内人士感到欣喜的是,在“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板块,“极限飞盘”(团队飞盘)作为“时尚运动类项目”入选。

奥林匹克研究专家、温州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教授易剑东认为,从流行度、成熟度、运营状况、办赛成本这些“硬指标”来看,飞盘项目进入洛杉矶奥运会“比较有戏”。如果能顺利“入奥”,将一次性地扩大飞盘运动的影响力,调动官方和民间更高的组织和参与热情,为产业发展提供基础。

“我个人认为,飞盘成为洛杉矶奥运会新增大项的可能性超过50%。我们国家对奥运项目的积极性很高,所以如果成了奥运项目,就有可能催生更大的市场或者企业;如果没能进入奥运会,只是在民间自由生长的话,很难迎来爆点”,易剑东说。

新事物到来时,总是不完善的、充满争议的。当下以及未来,飞盘不仅要祛魅,价值还有待再挖掘,当它真正成为消费品、成为文化,国内的飞盘才可以说往前迈了一大步。

Drop Your Comment